远野辜

岁月缝花,流年匆忙

双龙连在一起的诶,开心(∩_∩)不知道其他小伙伴们是不是也这样。emm先默默舔舔连连和荒总的美颜

樱止

   池袋的江户晚樱顺着风,悄然绽放,挤挤挨挨的,融成天际大块的深红云彩。几片未谙世事的樱花轻轻落在一个男人身上。它们还未知道,这便是这个城市最可怕的人,池袋最强,平和岛静雄。男人先是一愣,继而伸手摘下发上的花儿。意料之中的丢弃并未降临,代替其来的,是男人静静的凝视。男人看着手心绯红的花,那人双眸色的花。绯红色的花瓣,带着些许的戏谑与俏皮,在他身边轻舞,就像那个人一般,带着一种轻而易举激怒他的狡猾与俏皮,莫名其妙的,与他纠纠缠缠了七年。那个,他宁静岁月里躁动的七年,与那家伙孤寂岁月里明亮的七年。

   透过纷落的晚樱,静雄似乎看到有...

Missing one 七夕贺文

我走过繁华,阅尽苍凉

孑然一身,无人相伴 

已然忘记,温暖的感觉

在霍格沃兹的年少时光,仿佛一场不真切的梦

我轻轻咀嚼着一个个名字,他们是我曾相伴多年的老友

我其实不必流浪

他们早已是我温暖的港湾

但我还是离开了

我的心仿佛缺了一块什么

从战后开始

这种空虚腐蚀着我

每每回忆

心便抽似的痛

我站在泰晤士河畔

微凉的风掀起我的衣角

此刻,我和常人无异

点点灯火从天边升起,

人们两两相伴

也有笑着打闹

也有轻声呢喃

也有执手相笑

他们眼中亮亮的,一盏盏灯火

听说这是从遥远的古国传来

祈愿的灯 

我就这样一个人站在暗处

看着

看...

© 远野辜 | Powered by LOFTER